现代言情小说《情到深处,粉身碎骨》在线阅读

云顶娱乐app

2018-03-29 17:27:55

现代言情小说《情到深处,粉身碎骨》:结婚三年,他不曾碰过她。 当她终于成为他的女人,他却甩来离婚协议:“你想要的给你了,离婚。“下面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!

夜,星满楼餐厅。

七月一下班就过来了,点是菜全是慕战北喜欢的,嘱咐服务生等他来了再上菜。

这是一间全景旋转餐厅,也是江城海拔最高的餐厅。

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就是在这里。

十三年前,她刚满十岁。

一家四口来这里吃饭,她早早吃完就到角落里的儿童城堡里玩。

不知道哪里来了几个小男孩,把她推倒在地,不让她再爬上城堡。

一个穿着校服的大哥哥出现,向她伸出了手,“起来吧,我陪你玩。”

那双手,是她见过最漂亮的手。

细长,葱白……长大了她才知道,一个男人的手是可以用“性感”来形容的。

那双温柔看着她的眸子,是她见过的最璀璨的星辰。

后来她才知道,原来他叫慕战北,是姐姐宋苒苒的同班同学。

从此后,她那颗情窦初开的少女心全都倾注到了他身上。

然而,他和姐姐却从同学发展到挚友,从挚友成为恋人……

正苦涩地回忆着,七月蓦地一抬眸,宋苒苒挽着慕战北走了过来。

男的高大挺拔,气质冷峻,女的身材妙曼,端庄漂亮……任谁看了都是配一脸。

七月的心万箭穿心般刺痛,但还是落落大方地站了起来,“战北,姐姐。”

“七月,不好意思,让你久等了!我都说了不来了,战北非要让我来。”宋苒苒一脸歉意。

慕战北看都没看她一眼,拉开椅子,体贴地扶着宋苒苒坐了下来。

“没关系。”七月坐了下来,看向对面的慕战北。

又是近一个月没见,他似乎清减了一些。

瞧着那本就深邃的眼睛更加深陷,棱角分明的脸愈发消瘦,七月没出息地心疼了一下。

宋苒苒怀孕红光满面,他怎么把自己折磨得这样憔悴了?

“约我出来,什么事?”慕战北淡淡地看她一眼,语气不耐。

“先吃饭吧!吃了再聊!”宋七月招呼服务员上菜。

万一聊了后他更没胃口了呢!

他这么憔悴,应该好好补一补。

一顿饭吃得索然无味,宋七月瞧着坐在对面的俩人相互夹菜,恩爱堪比夫妻……她真想给自己头上罩个罩子。

正牌妻子这颗电灯泡真的是太亮了!

味如嚼蜡,食不下咽。

她孕吐得厉害,本来看到这些菜她就想吐。

但为了不在慕战北面前失态,她提前请教了耳鼻喉科同事,用了点孕妇可用的药,可以暂时失去嗅觉两三个小时。

这样,她闻不到那些荤腥味,也不会恶心了。

看到此情此景,七月却后悔了。

真应该当着他们的面,狠狠地吐出来!

“失陪一下,我去下洗手间。”七月起身,仓皇地跑进了洗手间。

慕战北的余光看到那抹纤瘦的背影,深眸里闪过一抹冷芒。

宋七月,你也有吃醋的时候么?

七月洗了把脸从洗手间出来,看到了正对着镜子补妆的宋苒苒。

“怀孕了,少化妆,对胎儿不好。”她提醒了一句,打开水龙头洗手。

“宋七月啊,别用这副全世界都欠了你一样的脸对我,我可不欠你什么。”宋苒苒阴测测地勾了勾唇。

“好自为之吧!”七月懒得和她斗嘴,关上水,转身离开。

“宋七月!”宋苒苒突然抬手按住了她的肩膀。

“我没话跟你说。”七月动了下肩膀,甩开她的手。

只听身后突然“噗通”一声,紧接着宋苒苒那尖锐的声音传来,“哎呀……”

七月犹疑地拧了眉,转身看去。

宋苒苒跌坐在了地上,正捂着肚子呻吟,可看着她的眼睛里却盛满了挑衅,嘴里说出的话却是那般楚楚可怜,“七月,我知道你恨我,但你也不能推我啊,我肚子里怀的可是战北的孩子……”

七月这才看到,宋苒苒的身下逶迤出一片刺目殷红的血迹。

“我……”

七月刚开口,只见一道黑影从身边飞过,蹲下去立刻把宋苒苒打横抱了起来。

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,慕战北一脸的阴鸷,咬牙道,“宋七月,你真恶毒!”

医院。

七月换了衣服想要进急诊手术室去看看宋苒苒的情况,却一把被慕战北拉住。

“宋七月,你想干什么?”男人泛着猩红的眸子狠狠瞪着她,声音淬了毒般,让人听了不寒而栗。

他浑身的每个细胞,似乎都冒着恨意。

“呵。”七月淡淡地笑了,抬手甩开他,“我就算有一颗恶毒的心,但你别忘了,这颗心也是敬业的!”

“宋七月,你敢再动苒苒一根汗毛,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。”慕战北咬着牙,一字一顿。

声音不大,但那隐忍的恨意昭然若揭。

七月自嘲地勾了勾唇,笑得那样绝望凄然,“你知道的,以我的技术,就算动了她,也不会让你发现的。”

“宋七月!”慕战北攥紧了拳头,深不见底的眸子里染满了怨怒,“如果孩子没了,我一定要让你拿命来赔偿!”

七月呼出一口气,转过身来,“慕战北,如果今天躺在里面的是我,你会这么在乎这么紧张这么恨推倒了我的人吗?”

慕战北鄙夷道,“你做梦。”

“如果我怀了你的孩子,你也不会在乎?”七月忍着五脏六腑满溢出来的悲伤,哽声问。

”慕战北残忍地勾了勾唇,“没有这种可能!”

他的声音素来都很低沉,即使再怒也不会拔高声音。

但恰恰是这种隐而不发的声音,仿佛蕴含了满满的戾气和坚决,直接给她判了死刑。

七月那双琉璃般清澈的眸子里,好像有光在一簇簇地熄灭,心也随之碎裂,一瓣又一瓣。

看着男人那眸子里的绝狠,七月却突然感觉不到心痛了。

应该是被掏空了吧!

空了,又怎么还会疼?

“那,如果苒苒怀的并不是你的孩子?你也要这么维护她?”七月挑着眉笑问。

女人脸上惨白的笑,看在慕战北眼里,格外的刺目。

这么多年来,他终于在她脸上看到了绝望。

可是不知为何,他本应该很满意的……为什么,心像突然被摘走了一样。

空空如也。

他讨厌这种感觉。

慕战北嘲讽地开口,“宋七月,你这种人永远不懂什么叫爱屋及乌!只要是苒苒的孩子,那就是我慕战北的孩子。因为,我爱她!”

因为,我爱她……

这几个字,犹如淬了毒液的箭一样,一根一根刺向七月。

她突然醒悟过来,自己一直以来就是一个笑话。

多余的人,还妄想用孩子来拴住一个厌恶自己的男人吗?

真是痴人说梦!

“很好,慕战北!幸亏你没爱上我,否则我还真嫌麻烦!”七月用尽全身的力气笑着说完这句话,转身走进了手术室。

门刚关上,她便像一直泄了气的气球一般,靠在墙上整个身子无力地坐了下去。

慕战北不愧是慕战北,一个眼神几句话,就让她从希望到了绝望。

宋苒苒见红但没影响到胎儿,七月听到这个消息,重重地松了一口气。

姐姐肚子里的孩子不可以有事,一定要顺利生下来。

这样,她才可以看到素来强势霸道的慕战北到底是否真的可以爱屋及乌!

未完,此文来源于公众号【城米文学】书号:192,转载请注明出处!